3uk37優秀玄幻小說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txt-第九十二章 桑尼號損毀程度:70%相伴-2xek4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
【叮,线线果实复刻成功,开发程度:二级。(已觉醒)】
【叮,复刻果实能力+1,负面能力-1%。】
【恐高(低级):触发条件由97米变为96米,触发概率为96%。】
嘿嘿,不枉费我和你多费那么多口舌,又是一颗觉醒果实……陈穆喜上眉梢,整个人瞬间就来精神了。
“喂,那个明哥啊,我给你提个建议,你考不考虑听一下啊。”陈穆咧嘴一笑,露出那亮闪闪的大白牙。
看着莫名‘高兴’起来的陈穆,多弗朗明哥脸上的笑容一顿,心底更是直接涌起一股不安的情绪。
“束缚的时间,已经到极限了吗。”明哥轻声呢喃道。
随后,脸上再次恢复狂笑,往后一跃,从三层白色细线的缝隙中闪了出去,直接跃道天台的边缘处。
“怎么?不打算继续装下去了??”明哥讥笑道。
看着突然逃出鸟笼的明哥,陈穆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不愧是闻名地下世界的Joker,你的心思,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听着陈穆的夸奖,明哥仰头大笑一声,开口道:“真是不错的夸奖。”
话音一落,明哥将右手从裤兜中抽出,从指间释放出一根极其透明的丝线,直接射入云端。
“寄生线?”陈穆皱眉道。
怎么又用寄生线,这家伙又想操控海军?
不对,这个时候了,明哥要是再操控海军,保不准战国真的会对他出手,这对他来说,弊大于利,根本就是不值当的。
在这种特殊时刻,他还打算用寄生线,这不明摆着打战国和赤犬的脸吗,真是搞笑…
等等,他是打算……陈穆双眸猛然一瞪,瞬间绷断了身上的线条,朝着鸟笼外的明哥冲去。
“呵呵,被发现了吗…”明哥邪笑一声。
整个人瞬间后仰,以一种极其潇洒的姿势,跃离了天台。
同时,对着追来的陈穆道:“有时间追我,不如下去看看草帽海贼团吧。”
说罢,明哥将伸出去的右手猛然一抬,几近透明的丝线瞬间被收了回来。
惹火辣妻:总裁请当心 一碗酸辣牛肉
看着明哥收回白色细线,改用空道进行逃走,陈穆略微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陈穆心跳突然加速,突然脚下一滑,直接从天台边缘掉了下去。
完了,这下估计又是脸先着地了……陈穆心中一叹,暗怪自己大意。
已经触发【恐高buff】的时候,再启用元素化已经没有了,只能等落地再用了。
就在陈穆贴着高楼,急速下坠的时候,下方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
“该死的海贼,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听到这熟悉的嘶吼声,陈穆猛然瞪大了眼睛。
只见一只巨大的熔岩拳头,正在他眼前急速放大。
‘嘭!!’
赤犬的熔岩巨拳狠狠砸在了陈穆脸上,将他轰的倒飞而回,朝着更高的高空而去。
急速掠向高空的陈穆,整个脸部被烫红,一股头晕目眩的感觉,充斥着整个脑海。
“原来…寄生线,牵的是赤犬…”陈穆双眼翻白,嘴中却是低声呢喃道。
女王的传说 麻将
呼!!
剧烈而又炽热的狂风,从下往上,吹在了陈穆身上。
当然,这种程度的温度,对他来说,只能算是比较暖和而已。
但是,最重要的是这股热风吗?
很显然,不是!
是这股热风之后的赤犬,这股热风只是预警而已。
还不待陈穆多想,一连串的‘砰击’声响起。
‘砰、砰、砰…’赤犬将他那对五米大的熔岩之拳,不停的轰向了半空中的陈穆,将他持续推向了高空。
熔岩巨人之身的赤犬,追击陈穆的时候,下半身已经化为喷吐熔岩的巨洞,宛如火山喷发一般。
他也是借着这股推力,才能勉强获得短暂的滞空力。
熔岩巨拳每轰击一次,便会发成一声巨响,同时,也会有熔岩炸碎,四散而开。
没办法,陈穆身体的硬度摆在那,任由赤犬怎么打,始终都是没办法破他防的。
这就是突破世界限制的霸道。
这也是为什么,系统从一开始,就在不停的‘削弱’陈穆,给他增加各种负面buff的原因。

随着两人的高度达到五百米的时候,赤犬终于是力竭,被迫停止了他那疯狂的攻击。
失去‘喷发’动力的赤犬,身影没办法在拔高,而陈穆,也是在被他最后一拳砸中背部的时候,猛然冲出了近五十米,这才开始向着下方坠落。
率先开始下坠的熔岩巨人,一边紧盯着高空中的陈穆,一边大口喘息着。
“这该死的家伙,怎么…怎么比海楼石还硬!”赤犬咬牙切齿的道。
赤犬话音一落,浑身的熔岩之火迅速开始熄灭。
而覆盖在他身上的熔岩铠甲,随着火焰的熄灭,也渐渐变成黑褐色的石头,开始崩裂。
下方观战的战国,双眸陡然一凝,大喝道:“全体放弃进攻,准备撤离。”
然后,对着身边的几位副官道:“速度去将萨卡斯基救回来,要快!”
“是!”几位副官用力的点了点。
然后,直接使用了六式中的‘剃’,迅速射向坠落中的赤犬。
看着急速赶去的几人,战国手心都渗出了汗水。
一定要赶在那家伙落下来之前撤离,不然,就危险了……战国现在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倍感煎熬。
虽然不知道那个危险的家伙,为什么只挨揍不还手。
但是,不能对敌人报以侥幸的心里,这是他的准则,也是他坚守了数十年的理念。
他也是凭着这股‘稳如老狗’的作风,让他极少吃下败仗。
当然,两年前的事件除外…

我 在 古代 有 片 海
‘嗖、嗖、嗖’数道破空声响起。
几位身披海军大衣的副官,在赤犬即将落地的时候,顺利的接下了他。
“准备护送大将阁下撤退!!”
说完,接住赤犬的高大副官,顺势将赤犬背在身后了,朝着战国的方向略去。
“别…别让他落下…”即使是在昏迷前夕,赤犬也是惦记着陈穆。
身形高大的副官,听着耳旁响起赤犬那虚弱声音,身形赶忙一顿,对着身后的几人说道:“大将阁下的命令,阻止那人下落!”
“可是…战国元…大督查说的是撤离。”一位副官有些迟疑的道。
神宇创世录
“你们撤退,我去阻拦他落下来。”
说完,一位面色狠厉的副官,直接掉头,奔向了即将落地的陈穆。
高大副官一愣,看着迅速消失在视线中的副官,若有所思的道:“那人…好像是赤犬阁下的副官。”
听到这,众人紧皱的眉头缓缓松了开来,心道:
既然是赤犬阁下的副官,那这就说的通了。相比较他人下达军令,肯定是自家上司的军令最为重要,毕竟是自己的直属上司。
心中释然的众人,不再犹豫,快速朝着撤离的大部队奔去。

另一边,距离地面不足五十米的陈穆,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又被一道蓝色斩波击中,再次停止了坠落的姿势,反射向空中。
“还来!!?”陈穆双眸猛然瞪大,整个人被气得七窍生烟。
然而,下方的那位路人海军,却是不依不饶。
不停的踢动双腿,一道道蓝色弧光,接二连三的撞击在陈穆的腹部,将缓慢的推回空中。
而这边的一幕,也是刚好落入到了德索罗和多弗朗明哥的眼中。
毕竟,全场能直接威胁到他们的,也就这个神秘强者了。
‘呼、呼、呼’短促的风声响起,明哥踏着「空道」,降落在这位自顾攻击的海军身后。
而德索罗,也是紧随其后。
两人相继落地,互相对视一眼,各自闪过一丝疑惑。
看着一脸傲然的德索罗,明哥不屑的笑了笑,开口道:“喂,海军,你这是在找死吗!”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这位额头布满汗水的副官,动作一顿,转头向着身后看来。
随后,双眼猛然睁大,一脸惊悸的指着明哥。
“是,是你!!”副官眼中燃起一阵仇恨的光芒。
他已经知道了。
在先前的混战中,就是眼前的这个七武海,操控着自己的战友,互相残杀。
“哦?看来你的名声挺响的吗。”德索罗一脸揶揄的转过头。
明哥无视了德索罗阴阳怪气的嘲讽,自顾向前一步,语气森然的道:“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答。”
“你做梦!”副官怒声呵斥道。
“哦?还真是一个不怕死的家伙。”明哥诧异的看了一眼这个海军。
然后,邪笑一声,抬起了右臂,用食指瞄准了面前的海军副官。
“我!问!你!答!”明哥一字一顿的道。
“你做…”‘砰!’
副官话还没说完,明哥指尖迅速射出一道白线,将他的额头洞穿。
吸血鬼之传教士 青谷幽风
“啧啧啧,肆意滥杀海军,这就是世界政fu赋予七武海的权利吗。”德索罗一脸嘲弄的看着明哥。
明哥不理会一脸怪异的德索罗,自顾抬头,看向了空中。
“喂,我们要在这等那个家伙落下来吗。”德索罗一脸郁闷。
旋即,又撇了撇嘴,道:“老实说,我并不是很愿意看见他。”
“行了,你给我安静点。”多弗朗明哥转头大喝道。
德索罗脸上表情陡然一凝,愣愣的眨了眨眼。
水果 大 佬
穿越之当动物的那段日子 风中的一粒沙
‘咻…砰!!’
在两人谈话的功夫,陈穆的直接从空中砸落了下来,惊起一大片尘雾。
听到重物坠落的声音,二人急忙停止了争吵,转头朝着尘土飞扬的地方看去。
“这家伙…下来了吗。”明哥眯着双眼,低声自语道。
“你说什么?”德索罗一脸疑惑的转过头。
明哥脸上的肌肉抖了抖,强忍着心中怒气,咬牙道:“没什么!”
“哦。”德索罗颇为无趣的应了一声。
然后,直接操控身边的一股黄金,砸向了那团尘雾。
‘砰!’的一声,硬物撞击的声音从尘雾之中传了出来。
明哥一愣,疑声道:“打中了?”
“啊?…啊,是的吧。”德索罗自己也有些不确定。
就在两人一脸疑惑的时候,尘雾缓缓消散,露出了陈穆的身影。
“很抱歉,我并没有被击中。”陈穆缓步从碎坑中走出,不咸不淡的开口道。
这家伙是打不死的吗!!……两人一脸震惊的看着陈穆。
明明硬扛了赤犬那么多拳,却跟一个没事人一样,就这么自然的站在了他们面前,这让他们怎么能不惊讶。
要知道,那可实实在在的海军大将!
那人不仅拥有着号称最强攻击之一的熔岩恶魔果实,其本身的实力霸气,也都一顶一的存在。
“看样子,我平安活下来了,让两位很惊讶吗。”
陈穆淡然一笑,迈步朝着二人走去。
“混蛋……”明哥低声怒骂一声,瞬间转身,跃向了空中。
看着惊慌而逃的多弗朗明哥,陈穆淡淡的瞥了一眼,便不再多做关注了。
“你…不去追了?”德索罗有些疑惑的道。
陈穆不答,拍了拍德索罗的肩膀,道:“你还是好好关心下自己吧。”
说完,便直接和德索罗擦肩而过。
“记住了,明天我会来找你拿钱的。”陈穆背对着德索罗,挥了挥手道。
诸天角色扮演系统 调味包
对金钱格外敏感的德索罗,见陈穆又提起这个伤心事,眼角一抽,恨声道:“这个混蛋,就知道钱钱钱!!”
(在陈穆不知道的时候,系统偷偷获取原能力者的好感度,所以才有了德索罗和多弗朗明哥,前来查看的这一幕。)
…….
德索罗号的港口处。
随着海军的撤离,桑尼号上的众人这才得以喘息。
“好危险啊,这群海军总算走了。”乌索普擦了擦额头上汗水,坐在烧焦的草坪上。
闻言,众人也是心有余悸的松了一口气。
随后,又慢慢转动目光,看着几近烧毁的桑尼号,心头涌起一阵悲意。
一时间,船上的气氛变得极其沉闷。

不久后,陈穆来到了黄金码头。
看着焦黑一片,几乎要断成两截的桑尼号,陈穆心头一跳,急忙跳上了船。
当陈穆跳上船后,首先看到便是草坪甲板上,已经断成两截的前桅杆。
看着掉落在旁边的另一截桅杆,陈穆整个人愣住了。
然后,陈穆豁然转头,看向二楼的那根的主桅杆。
只见那粗壮的木柱上,满是焦痕。甚至,余温尚在的桅杆顶端,还飘起了一缕轻烟。
而主桅杆上方的布帆,更是被烧的只剩下几块破,仿佛风势再大那么一点点,就会被吹落一般。
看着眼前的破败和萧条,陈穆有些难以置信的道:
“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陈穆的声音,四散而坐的众人,缓缓抬起了头,对着陈穆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娜美抽了抽鼻子,轻声啜泣道:“大叔,我们可能…再也无法启航了。”
看着娜美那梨花带雨的小黑脸,陈穆张了张嘴,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揍人拿钱他擅长,但是安慰人…这可就有点为难他了,况且桑尼号的现状,却是不容乐观。
就在气氛慢慢沉寂下去的时候,弗兰奇那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传入了众人耳中。
“你们等我两天,我会把桑尼号变成原来的样子的。”
听到这极其辛酸的声音,众人微微一颤,转头看向了自顾离去的弗兰奇。
娜美眼中泪光闪动,紧紧抿住了嘴唇……
………….
(这里特别说明一下,本章所说的副官,只是几位上校级别的路人甲而已,不是大将们的专属副官—中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