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dwv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ptt-237、兄弟情深展示-8pvdn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也是官兵?
不过不能是咱们三和的兵,”
王小栓用非常肯定的语气道,“他娘的,这本事也太差了些,居然没有几个是化劲的,出这么点能耐就跟跟人亮刀子,也不嫌丢人。”
所谓传奇都是卿
圣骑士赵大牛
他突然生出一种错觉,自己一个人可以砍他们一群。
“你尽说些废话,”
韦一山白了他一眼道,“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蒋侃的人。”
“这么说他们是来营救蒋侃的?”
王小栓一脸不解的道,“蒋侃都被抓了,他们还救什么救,跟送命有什么区别,这也太傻了一些。”
韦一山道,“如果有一天我被人抓了,你会来救我吗?”
王小栓毫不犹豫地摇摇头道,“如果能用钱解决的,肯定没问题,但是想让拿命,肯定不行。”
“哎,我果然没看错你。”
韦一山叹气道。
刚抬起头,发现冒充三和民夫的人皆被抓了个干净,五花大绑,没有一个能逃脱的。
南州艳阳高照。
三和阴雨连绵。
林逸站在客厅的门口望着天空掉下来的雨水出神,等接过小喜子递过来的茶水后,又转过身看着跪在地上的蒋侃。
抿了一口茶后,淡淡地道,“蒋侃?”
蒋侃冷声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便是在下,和王爷身为天潢贵胄,何必与我这样的小人物为难?”
“起来说话吧,”
林逸笑着道,“倒不是与你为难,是你与本王为难。”
蒋侃毫不客气的站起身道,“王爷这话当如何说?”
林逸道,“蒋侃,蒋提举,你是聪明人,何必在本王面前装糊涂?”
蒋侃沉吟了一会后道,“王爷,下官已经与善琦大人说了,下官愿意为王爷效力!
但有使令,万死不辞。”
林逸叹气道,“你答应的这么干脆,本王有点怕怕的。”
恋爱保姆 刀晨
“……”
蒋侃一时间不知道再怎么说话。
答应是错,不答应也是错。
反正呢,怎么样都是他的错!
林逸笑着道,“不过呢,有一点,本王倒是挺欣赏你的,毕竟有一个好弟弟,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傻乎乎的甘冒风险,进庆元城营救你。
哪里像本王的兄弟们,一个个的都没人性,巴不得本王去死一死。”

“不知王爷这话是何意?”
蒋侃心下一凛。
“还能是什么意思?”
林逸毫不遮掩的道,“你弟弟冒充三和的民夫进庆元城救你,然后被抓了。
生怕抓错人了,还再三确认,他确实叫蒋沛,你的亲弟弟。”
“王爷开恩!”
蒋侃噗通跪在地上,“所有的事情与他无关,望王爷饶他一命!”
“饶了他?”
林逸笑着道,“本王倒是真的想饶了他,毕竟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徒害一条人命,确实没有必要。
但是,本王经过仔细的想了又想,又觉得不合适。
如今我与新登基的皇帝已经是水火不容的态势,对你们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死道友不死贫道,人之常情,蒋大人应该能理解吧?”
“王爷开恩!”
噗通噗通…..
蒋侃的脑袋砸在地上,一时间鲜血淋漓。
“你们果然兄弟情深,这是极好的,本王还有点小羡慕呢,”
林逸把茶盏交在小喜子的手里后,背着手在屋子里来回踱步道,“不过呢,你不用担心,过几日你们兄弟就能见面了。
当然,也不止你兄弟,我连同你父母,老婆孩子,我都一起送过来。
到时候,我给你安排最好的学区房,保证到孩子上学没问题。”
学区房?
龙华王朝 墨籽
蒋侃压根不懂什么意思,但是还是再次磕头道,“谢王爷恩典!”
家人都在人家的手里,他实在说不出来什么硬气的话。
“明白就好,”
林逸又接着道,“乌林那老东西还是有点顽固不化,你抽空去开导一下他,最好能让他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不足。”
“下官一定尽力。”
蒋侃硬着头皮应了。
谁不知道他和乌林是仇人?
两人见面都恨不得直接打起来!
“那便好的很。”
林逸冲着蒋侃摆手道,“你下去歇息吧。”
“是。”
蒋侃站起身,已经走到了客厅门口,居然不是像开始一样有人押着自己。
伴 讀 守則
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自己该往哪里走?
孙崇德走过来道,“蒋大人,这里请,我送你出去吧。”
“多谢。”
蒋侃居然迷迷糊糊的跟着孙崇德走出了和王府的大门。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重见天日,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蒋侃问,“这位兄弟,这是何意?”
孙崇德笑着道,“蒋大人,王爷在西街三十号给你安排了一处宅子,你自己过去便可以了。”
说着递过去一把钥匙和一块银子。
蒋侃一脸不可思议的道,“我自己一个人去?”
没人押着自己,也没人领路?
孙崇德道,“如果蒋大人怕找不到路,在下当然也可以陪你一起去。”
蒋侃拱手道,“那就有劳小兄弟了。”
新任门房还在杵着,孙崇德不得不拍了下他肩膀道,“兄弟去牵两匹马过来。”
他不得不感叹,自从自己离开后,这门房的素质越来越差了,居然没有一点儿眼力劲!
不像自己做门房的时候,眼里全是活。
江仇拉过来两匹马后,他先扬手,等蒋侃上马后,也跟着翻身上马,带头往西街去。
最后在一处宽大的宅子门口停下。
打开房门,蒋侃跟着进去,不解的道,“这里是?”
里面静悄悄的,既没有官兵,也没有捕快,跟自己之前住在布政司衙门的时候截然不同。
孙崇德道,“蒋大人,你先暂等一些日子,想必不需要多长时间,你家里人就能过来了,到时候住在这里是极好的。”
“多谢兄弟。”
蒋侃终于想明白了,人家不怕自己跑了!
毕竟自己一家老小都在人家手里。
自己能往哪里去?
孙崇德道,“何必客气,给你的安家银子要是省着点用,应该可以撑到发月钱的时候。”
“下官明白。”
蒋侃看着手里的一块银子,苦笑不得。
身为南州水师提举,他什么时候为钱发愁过?